半个世纪的时尚

(发表日期:2010-02-04 21:47)

 


 
究竟是过去的时尚伟大,还是如今的潮流重要?这种讨论由来已久。但是只有时间能够证明,也就是说其实根本没有答案。处在如今同样昏暗的经济危机中,时装简直让人觉得有些多余,而事实上,半个多世纪之前,人们在战后的一片愁惨中也仍在寻找美和梦想。《迪奥传》作者,奢侈品行业观察家Marie-France Pochna 与你一起抚今追昔。
  John Galliano 深信,自己肩负着与当年的Chiristian Dior 先生相同的职责,那就是将女人带入梦想世界。然而不论是对他,还是对任何当下的时装设计师而言,要让客人忘却经济不景气的现实,比起Dior 的时代来,显然更为困难。“电视把时尚转换成了一种公共娱乐的形式,它已经不再严肃了。”《迪奥传》的作者,奢侈品行业观察家Marie-France Pochna 说。她斩钉截铁地表示:“毋庸置疑,我一定是更喜欢过去的时尚!”

  有趣的是,作为最著名的一本Dior传记的作者,曾经无意接触时尚界的Marie-France Pochna,只是想借法国人骄傲的优雅传统去教育自己举止叛逆、装扮古怪的儿子。在这个听上去有些幽默的原因背后,却清晰地展现出了时尚处于两个不同时代之间所衍生出的隔阂。
  旧时光

  究竟是过去的时尚伟大,还是如今的潮流重要?这种讨论由来已久。但是只有时间能够证明,也就是说其实根本没有答案。Marie-France Pochna 说: “我热爱曾经的时尚,但是我也喜欢时尚现在的方式。我认为John Galliano 的裙装制作极度精良,无论从做功技巧还是艺术效果上看都非常惊人。但同时,我也喜欢过去那些优雅简洁的时尚形象,尤其是New Look。”

  对于一个能够完全欣赏到时尚之美的人来说,年代感的认同似乎已经不会太重要。因为时尚的多元化和包容性,你无法永远只活在某一段年代的潮流之中。只有偏重或倾向,用现在的流行去呈现过去,这样才会被认同。正如Pochna 所言:“时尚实际上是某种矛盾的东西。”的确如此。时代间的矛盾、商业与创意的矛盾、创新与继承的矛盾;这些挥之不去的冲突令那些存在于旧时光中的时尚显得尤为美好。“我的祖母和母亲在我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,就会带我去定制时装屋。那让我非常迷恋。”这样的经历成为Marie-France Pochna 日后成长中最重要的时尚记忆。出生在巴黎的她从小便接受着如何成为一位优雅女性的教育,“优雅并不仅仅只是优雅,优雅是一种来自于内心的力量。”祖母的魅力和教导也一直对她产生着重要影响。

  因此,Marie-France Pochna 非常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法式时尚。上世纪20 至60 年代极致的女性形象,成为了设计师统一的灵感标志。Vionnet、Mainbocher 以及Elsa Schiaparelli 等众多如今早已退居在历史中的名字,对于女性主义的诠释绝对有着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。随后崛起的Dior,无疑是Pochna 心目中,法式时尚的绝佳代表。“他创造出了一些此前没有人创造过的东西并流传至今,我称它为‘一种胜利的女性主义’。”
黑暗中的光明

  不过此时,时尚的矛盾性又让人无法辨清: ‘绑着我’式的束缚和‘释放我’式的自由,究竟谁才是“女性主义”形象的真正胜者?

  “Coco Chanel 为女人们带来了充满惊喜的创作,因为她们始终感到非常自由舒适。”Pochna 说。但是作为DiorNew Look 的核心,贴身收紧的腰线在时髦的同时却令女士们动作拘谨,无法放松。男性视角下的女人,应该永远展露曲线;然而女性设计师自认为最了解女人,她们觉得同胞需要的是更多身体上的解放。

  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,人口出生率的快速增长几乎已经改变了流行的结构。青少年的人口数占到了总人口的10% 以上。正是在这一特殊时期,Dior 的“新面貌”横空出世。极致线条在沉寂许久后,成为了振奋人心的作用剂。Pochna 认为“New Look 的轮廓,是Dior 创造出的女性主义精髓”。其实,这种成功也很大程度上谋和了在当时社会阴霾下,人们渴望复苏的心理。“Christian Dior 明白,世界经历数年的萧条之后,城市中的每个人都非常疲惫并为被德国攻占长达六年而倍感屈辱。他想重赋法国骄傲,重新尝试着去美化女性。他的想法给予了每个人些许希望:你必须翻过这一页,不要再想那些艰难岁月,那些黑暗的日子;而是去考虑光明的未来。”

  但是处在如今同样昏暗的经济危机中,时装简直让人觉得有些多余。现在看来,似乎很难再有一种时装轮廓或风貌足以让人们获得欣喜甚至是慰藉;相比而言,可能只是需要一件标语T 恤,便足以表达自己的心情态度。对于时尚的追逐,我们似乎已经无法再集中到足以呈现出一个时代特征的地步。

  正如Marie-France Pochna 所言:“Mr. Dior 所处的年代还不是一个消费社会,当时人们追求的东西很多,想要的东西也很多。现在情况很不一样。我们不知道在时尚中应该挑选什么。而在Dior 的时代,人们非常幸运,因为有人告诉你可以选择什么东西,如何把自己装扮漂亮。”

  已经有“如此多的年轻设计师在投身时尚,女性拥有太多太多种选择去打扮自己了”。
  作为公共娱乐的时尚

  或许正因如此,今天的时尚才会难以再被定义,也让人更加无从选择。从1970 年代起,各流各派的新鲜风格便纷纷涌出,这种现象慢慢进发到现在发生了有趣的改变。曾经的设计师试图去“歌颂女性”, 现在的设计师则更爱好歌颂过去。他们频频回首,借用曾经的经典作为灵感。Azzedine Alaia 说过:“现在人人都在复制。最大的共同点就是,都去复制那些古董时装。”

  我们不得不先退回到1950 年代。当时,Dior 为自己的时装屋创造了众多波旁王朝时期的代表性家具,包括那把著名的路易十六座椅。对此,Marie-FrancePochna 解释说:“为什么 许Dior 想瞥见玛丽o安东内特付钱时还想着‘除了衣服什么也无所谓’的一幕。他希望女人们像这个女皇一样热衷于打扮自己。”

  时至今日,所谓“打扮”的意义早已与时俱简。回想一下,女人的穿着从原始的几片叶子到鲸须胸衣、裙架,一路都在为求身体能够更加轻松。对于打扮的心思简化至今,装扮自己简直不知道变容易了多少倍。休闲风格盛行,时尚普及,击溃了浮夸与繁复,也击溃了更耀眼的着装魅力。Marie-FrancePochna 开玩道:“其实所有女人都想要打扮自己,因为她们需要为了自己的工作而打扮,为了取悦自己的丈夫而打扮,抑或是为了勾引别人的丈夫而打扮。”“总之,我确实认为如今的时尚是一种公共娱乐。我不认为时尚还会再变得很严肃。它应该会更有趣,也许也会更糟糕。” Marie-France Pochna 笑着说道。在一季否定一季,以此重叠建立起来的流行中,时尚演变的进程走到今天可能也只会有这两种结果。
  Marie-France Pochna时装让我们脱离芸芸众生
  B =《外滩画报》
  M= Marie-France Pochna
  时代与大师

  B:你留意那些前卫的独立设计师吗?M:哦是的,是的!要是告诉你我最喜欢谁,你大概会吃惊的—Rick Owens、Victor& Rolf、Nicolas Ghesquiere,还有马可—她做的衣服真令人惊叹啊。

  B:你觉得哪位设计师能被称为大师?

  M:我觉得Saint Laurent 无愧于这一称号,Karl Lagerfeld 也很棒。我还要说一个很特别的人,那就是Thierry Mugler。对我来说,甚至Alexander McQueen 都不是大师,John Galliano 也不是。Tom Ford 不是大师,他只是个设计师。我跟Armani 先生和RalphLauren 先生都聊过天。他们是为一个人群做衣服,而不是为个人。你知道我的意思,他们是了不起的设计师,然而他们并非大师。我想我大概完全忘了说山本耀司—他绝对是大师。另外,三宅一生也是超级大师。

  B:你认为当代的时装设计师有没有受到追逐商业利益的不利影响?

  M:当然,这是无疑的。他们永远都会这样。就算是毕加索也要养家糊口,要养活他不计其数的情人。

  B:在过去十年当中,有没有发生什么至今仍令你感到对时代意义重大的事件?

  M:我告诉你,在过去十年中,最大地改变了时装面貌的事情就是电视节目的参与。这些电视节目让你看过之后感到,时装好像变得无聊和主流化了。女人们打扮的理由要么就是为晋升创造机会,要么就是取悦自己的丈夫或者是别人的丈夫。将来会怎样呢?我不认为时装会重新回归严肃。
  时装是一种表达方式

  B:你有没有自己的时尚偶像?

  M:女演员Lauren Bacall—她完全代表了美式的优雅,她的风格有点运动感,十分流畅,也很有见地,相当丰富,带一点点特异的感觉,我非常喜欢。

  B:你怎么定义“品味”?

  M:品味是因人而异的。你是中国人,我是法国人,我们都了解Armani,一看到这个牌子,我们就有数了。品味与此不同,它是完全个人化的,它可能会属于一个群落。品味也传达出有关不同时代和不同人群的信息。

  B:时装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?

  M:时装是一种表达方式。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有点荒谬的。我们知道,时尚总是在两个极端之间游走—稀有性和普遍性。这两点都很重要。时装能将我们从芸芸众生当中区别出来,让我们看起来显得不同寻常,同时也保护我们远离累人的特异感和孤独感。

  B:你有新的写作计划吗?

  M:有的,而且是关于中国!但我目前不能泄露太多,因为我仍在斟酌主题。

  B:你对中国奢侈品市场有何看法?

  M:中国的奢侈品市场才刚刚起步,但非常有趣。奢侈品正好与标准化制作和千人一面相对立。我是说,我们在巴黎,我们相当热衷于成为第一个目睹者。当年我们率先目睹了日本设计师的革命,今天我们也希望能尽早看到中国创作力量最新的例证。我认为奢侈品业相当有意思,因为它是将所有这方面的好奇心联结在一起的力量。
 
 

相对阅读

Related Reading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